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經濟

民粹主義者變得懂經濟了?

魯賓:從波蘭到匈牙利,從墨西哥到俄羅斯,當今許多民粹主義領導人的經濟紀律意識較強,特朗普例外。

自從魯迪格?多恩布什(Rudiger Dornbusch)和塞巴斯蒂安?愛德華茲(Sebastian Edwards)合著了《民粹主義的宏觀經濟學》(The Macroeconomics of Populism)這本開創性著作以來,已過去了近30年。他們當時的結論是,民粹主義領導人的經濟政策典型地不負責任。這些政府糾結于糾正他們眼里的社會不公這個目標,揮霍財政,對預算紀律或他們有可能耗盡國家外匯的情況毫不在意。

正因為無視基本的經濟邏輯,他們的政策實驗難免以通脹、資本外逃、衰退和債務違約的某種組合糟糕收場。20世紀70年代薩爾瓦多?阿連德(Salvador Allende)治理下的智利,或20世紀80年代阿蘭?加西亞(Alan García)治理下的秘魯,都很好地詮釋了這個故事。

如今的民粹主義的宏觀經濟學似乎有所不同。當然,也仍然有一些民粹主義領導人的政策或多或少遵循了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的劇本。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可以被證明是其中之一,他在經濟周期末段實行的財政擴張政策似乎沒有經濟理論基礎;還有一些人認為,雷杰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可能是另一個例子。

但一個更有趣的現象是,推行相當自律的經濟政策的民粹主義領導人數量明顯增加。

以墨西哥總統安德烈斯?曼努埃爾?洛佩斯?奧夫拉多爾(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為例。奇怪的是,猛烈抨擊新自由主義的他,在財政政策上似乎完全奉行緊縮理念。他的2019年預算目標是實現相當于國內生產總值(GDP) 1%的盈余(扣除利息支付之前),按照目前的計劃,他還打算將明年的盈余增至GDP的1.3%。他維護了央行的自主權,至少到目前為止,他的整體宏觀經濟框架絕不是革命性的。

匈牙利總理奧爾班?維克多(Viktor Orban)提供了又一個保守民粹主義的案例。在他的主政下,預算赤字顯著降低,使公共債務存量從2010年奧爾班上任那一年相當于GDP的74%,降至去年的68%。

這種對財政審慎優點的強調,在波蘭也很明顯,雅羅斯瓦夫?卡欽斯基(Jaroslaw Kaczynski)的法律與公正黨(PiS)在過去幾年以充分的紀律管理著公共財政,去年將債務/GDP之比壓低至50%以下,這是自2009年來首次。

顯而易見的問題是:自從多恩布什和愛德華茲的著作出版以來,這幾十年里發生了什么變化?

答案之一是,當今的民粹主義者傾向于努力實現國家自立,這鼓勵他們避免積累對外國資本的依賴。這一目標的實現是通過嚴控宏觀政策,不守財政紀律的情況因而得以避免,以限制受外國影響所帶來的脆弱性。

或許這是因為對當今的許多民粹主義者而言,“他們”(這些領導者眼里的敵人)往往在國外而不是國內。大致來說,全球化的力量——尤其是全球資本——是這些領導者面臨的問題,而自立是與這些力量保持距離的唯一途徑。例如,這有助于解釋為什么奧爾班會如此積極地向匈牙利的外部債權人償還債務。相反,他更依賴于向匈牙利家庭出售債券來為其財政赤字提供資金,即便這些債券的利率遠高于他會向外國債權人支付的水平。這也有助于解釋為什么在波蘭的法律與公正黨執政下,外國持有的國內債券減少了。2015年,外國投資者擁有波蘭國內政府債務的40%,但現在只有26%。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