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社會

垃圾分類的社會成本

李牧之:上海的垃圾分類政策,形成了簡單的監督和被監督的關系,也就是說,上級政府必須不斷的投入監督的人力物力才能維系這個體系。

6月27日,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舉辦美國獨立243周年紀念日暨中美建交40周年活動,活動中,一個上海的嘉賓在致辭中說“垃圾分類,人人有責……”,現場一片歡笑。這句話很能引起人們的共鳴,垃圾分類已經成為當下上海市民生活中的頭等大事,網上流傳著很多段子,描述垃圾分類過程中出現的問題。

繼上海之后,6月28日,住建部宣布,到2020年底,全國有46個重點城市先試先行,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在2025年前,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這是一項全國性的工程。

就垃圾處置本身,分類是一件好事。將垃圾分為可回收與不可回收兩類,前者如紙張、塑料,可以回收制成新的紙張和塑料,可以降低樹木和石油的使用,提高資源的利用效率。不可回收垃圾中,有一些是有害的,如電池等含有重金屬,混入堆肥中,鉻等重金屬容易在大米中富集,對人體有害。其余的不可回收垃圾,一般采用堆填或焚燒,這兩種方法,不論哪種都需要剔除易腐或濕度較大的垃圾:易腐的垃圾容易產生異味,在堆填后容易產生沼氣和垃圾滲出水,會爆炸或污染土壤;濕的垃圾在焚燒時,也會燃燒不充分,產生有害氣體,加大處置的成本。

既然垃圾分類這么有用,為什么還會遭來這么多吐槽?目前的段子大多集中于垃圾分類的標準,比如濕尿布是濕的,卻是干垃圾,香菇干是干的,但它是濕垃圾;如果以生物質、易腐解為標準,粽葉、椰子殼、甘蔗皮、玉米葉是可以腐解的,但它們是干垃圾。僅以生活中產生的干、濕兩類垃圾為例,一個完整的桃子和粽子,如果因發霉要丟棄,需要先進行分離,把桃子皮與肉、粽子里的米肉歸到濕垃圾中,而桃核、粽子葉則是干垃圾。

垃圾分類的標準雖然被吐槽的最多,但這些被吐槽的環節可以動態調整,最終應該可以在方便垃圾清運處置和符合人們通常的認知上做到平衡。垃圾在分類后,雖然降低了處置的成本,但處置的成本只是垃圾處理全流程中的一部分,垃圾分類的細致程度,至少會直接影響家庭端垃圾分類的成本,這個成本可能是垃圾分類政策實施中的最大障礙。垃圾分類的最大障礙并不是分類標準的制定,而在于分類本身。

首先,所有人都參與的垃圾分類是一個去專業化的行為。哪怕最簡單的垃圾分類,都是一個高度專業的事情,比如只分為可回收和不可回收兩類,可回收的標準雖然有文本上的定義,但最終是否可以回收,取決于廢品回收站等回收企業以及終端的資源利用企業,同樣是紙,碎紙無法重復利用,紙板可以,不同狀態的紙在不同地區、不同時期的再利用的價值都有不同,這個信息是不斷波動的,有一些看起來可回收的物品,在特定地點、特定時期,再利用它得到的收益可能還抵不上成本。這些信息,只有需要一定的專業性以及對市場動態的掌握。

以往大城市里的可回收垃圾主要是靠到處可見的拾荒者和收垃圾的人回收的,像飲用水的塑料瓶、報紙、紙包裝盒,他們甚至可以從腥臭的廚余垃圾中翻撿出空塑料瓶,還會向家庭整理好的可回收垃圾支付金錢。這個過程是高度市場化的,是高度勞動力密集型的,回收的垃圾一定是高度可回收的,他們因此獲得了收入,養家糊口,這是一個比較有效的市場。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